紅姝和香香她們全都看向了我,心中怕是想著我帶她們進去玩呢。

我也沒發表意見,能讓極靈院天才中的天才鎩羽而歸,就連導師都不敢輕易進去,就算是我現在進去,危險也可想而知。

「既是仙國,那有沒有誰找到了厲害的仙兵?」施施好奇的問道。

衛庚笑了笑,說道:「仙兵是有挖掘到,畢竟仙國洞府大部分的勢能力場已經崩潰,只有一部分的***的陣樞吸收天地精華而讓勢能力場發揮一部分的力量,所以偶有仙兵從仙國洞府出世,但根據史料記載和推測,被發掘的仙兵多是一些當年陣樞不強的洞府,尚有一些強如仙國導師,乃至於仙王級別的洞府還未出世,若是尋到,就算是殘品,只要面世,都將會是一場無窮資源,因為仙兵中蘊含的古老失傳底蘊仙紋,會讓靈技、靈法提升至仙階,如此,你們該知道為何學生們會前赴後繼了吧?」

在場除了我之外,無不倒抽冷氣,這種仙級底蘊,沒有誰不夢寐以求。

靈紋、仙紋、神紋、道紋,就是蒼穹天的咒文級別的,好比再弱小的仙紋,都能對世間最強的靈紋進行毫無懸念的壓制和湮滅。

「但要獲得仙紋,也要能啟動仙兵吧?」我忍不住提了一句。

「哦?道天導師居然對此也有研究?事實也確實如此,除此之外,道天導師可還有什麼見解?」衛庚看似考驗我,實則就是想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。

我雖然沒見過仙紋,但又怎麼會陌生這些低級位面的等級差距,就笑道:「我也是從祖先的典籍記錄上得知的,據說仙兵長眠後,想要啟動它,除了外在修復外,需要最為精純的精血灌注洗練,激活其意識仙紋,當然,若是有主的仙兵,還得把無法嵌合的部分仙紋填補上,才能驅使仙兵自如。」

衛庚‘嘶的倒抽一口冷氣,說道:「看來,咒靈院學生葉蘇沒有說謊,道天導師真是上古大妖的後代,那不知道道天導師可有修復仙兵,補缺仙紋的本領?」

我呵呵一笑,說道:「修復仙兵,補缺仙紋?學院長,你是覺得我靈動期的修為能做到?」

衛庚尷尬一笑,說道:「實在冒昧,也是道天導師給了我太多驚喜了,確實,要修復仙兵,需得指仙期,能夠初步感應仙力,方才有可能對仙兵進行一些簡單的除塵保養,至於補缺仙紋,就是水磨工夫了,除了用指仙期貧瘠渺小的仙道的理解去破譯外,還要積年累月不斷的消耗稀少的仙力進行仙紋填空破解,否則最終結果只能是發揮其表面的自衛力量而已。」

香香她們聽完,表情都凝固了,看來內心震撼都不用贅述了。

「那破解和補缺仙紋,會不會很久?」紅姝連忙問道。

「那就看造化了,若是家族中有仙國資源,有上師指點,自然有窺破仙機的訣竅,但像是我們這些靈界蒼生,就只能是靠個人領悟而已,就說說我們這些院長副院長吧,大家手中皆最少有一件仙兵,多的如群青分院長就有三件,我們終歲月而補缺仙紋,可惜,前面不知多少分院長老死都沒能破解手中仙兵,好多仙兵都是他們去世後傳承下來的。」衛庚搖了搖頭。

「那這麼多年,都沒人參透仙紋奧秘?」奈奈也積極發問。

學院長平時高高在上,碰上都不容易,更別說專業解說了。

「破解了仙紋,自然是仙國招攬的對像,又怎麼可能留在凡靈界呢?畢竟下游仙力貧瘠,參悟仙紋後,逐年會因為自身慢慢仙化,從而在凡靈界陷入呼吸困難的境地,不受仙國接引,最終也會呼吸衰竭而死。」衛庚倒是說了實話。

這其實也是界面法則平衡的結果,人仙是擰不過位面法則的,越是不合群,越是會遭到排擠撲殺,這也算是天劫的

一種,碰上一些暴躁的界面,干脆點就會引發九色天雷,我也不是沒碰到過。

「群青院長有三件仙兵,學院長應該也有吧?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和我的同學們見識見識?」我一臉懇切。

衛庚只是稍作猶豫,就摸出了一把匕首來。

這匕首上面銘刻了奇怪的紋路,這是兵器銘文,當然和仙紋是兩碼事,仙紋不激活是不會出現的。

而仙兵激活後出現神光,其實就是密密麻麻的符文在發光,看著當然華麗。

我接過了仙兵,掂量了下,發現不知什麼材質的,倒是非常沉重。

這重量是仙兵沒錯,當然,也是沒啟動的時候,一旦啟動,會和天地仙道契合,到時候別說重量多重了,讓它千裡取人首級的事我也沒少干過,主打一個輕而易舉。

看我認真觀察,衛庚笑了笑,說道:「反正這把短刃已經傳下了好多代了,你既是我看好將來能成道靈院的院長,不如就提前把它交給你保管研究好了,而且我在裡面灌輸了些許仙力,關鍵時刻,也是能夠激發仙紋自衛的,只要不是進入上等的秘境,至少不會有什麼危險。」

「這真的給我?」我吃了一驚,按照位面的潛規則,這確實有點大方了。

「呵呵,當然,作為一個分院院長,要是連仙兵都沒有,說出去我們天幕學院豈不是格調全無?」衛庚大方說道。

我心道不愧是能當學院長的人,其他的分院長和他比起來,簡直是小巫見大巫。

(看完記得收藏書簽方便下次閱讀